高考故事:我高考那年赶上非典,第一次六月高

高考故事:我高考那年赶上非典,第一次六月高

时间:2020-03-23 12: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文为皮豆扯教育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距离高考还不到3个月时间了,本该早已开学冲刺的高三学子却因疫情影响被迫待在家里。哄孩子睡觉之后回想一下自己的高考经历,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

我参加高考是2003年,千禧之年步入高中大门以为自己就是新世纪的年轻一代,谁知道年轻真正指的是2000年出生的孩子们,突然发现他们现在已经是20岁的成年人了,而自己却已经像饱受风霜的蔫茄子。还是少点感叹,回到正题。

2003年高考也是很悲催的一年,第一次把高考时间从七月提前到了六月,据说是因为高考作文老有人写“流火七月”,可真正的含义指的是天气逐渐变凉,又是一个知识点。提前就提前吧,反正全国考生都一样。看似少了一个月,本该更应该奋笔疾书废寝忘食地拼命学习,但是在我们小县城中学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拼搏的场面,无非是比平时稍微用功一点,课间该打乒乓球还是玩,体育课也不用换成语文数学等自习课。那时候农村中学并没有现在衡水中学那种高强度学习氛围。

在农村讲究的就是从“三岁看老”,要是小学你就学习不咋地,到了初中高考一般的路子就是毕业读个技校早早步入社会替家里减轻负担。在我前两三届的时候,学长们还处于学霸读中师,只有学渣才上高中,一时到我们这一届还没有完全转变到考高中上大学的认知。

非典疫情也是席卷了全国大部分地方,但那时网络并不发达,我们十八线小县城也不知道外面啥情况,高三年级看电视机会也很少,学校也都是谁发烧了才量体温检测一下,一直到高考结束也没发现学校有人中招。为此我们高中下了血本,包下了县里最好的宾馆,吃住一条龙服务,生怕哪个考生受到影响。老师们每日奴仆般地为学生们服务着,拎包买水也都是常有的事,这一点上真的很佩服那时候的老师很敬业,心里想的就是如何把学生们的成绩搞上去,如何把这一届学生带到毕业,走向理想的大学。

我们高中虽然不是县里最好的中学,但是我们班的老师们教学水平都很高。英语老师是副校长,物理老师是教导主任,生物、化学老师都是陕西师范大学毕业,数学老师当年以几分之差错失北京大学如今在西工大附中教书。只怪那时候的自己居然没有用功学习,这样优质的教育资源愣是没有促起一点要拼的动力。那时总觉得高考就是一次比平时期末考试人多点的考试,心态平稳的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稀里糊涂参加完两天高考就回家帮父母收麦子去了,没过多久成绩分数线就出来了,记得清清的当时一本线是467分,自己考了500分多一点。那时候填报志愿真的是够扯的,考完试过两天就要填报,都是估分填报志愿,因为自己上一届的一本线就是500多几分,所以当时也没敢太奔放(我就估了470多分),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平行志愿,第一志愿要是没考上,那么第二志愿考上的概率很小,直接就滑档成二本了。

那时候陕西高校之中,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安邮电大学、陕西科技大学、西安理工大学(部分专业)这都是陕西的一本压轴院校,再往上几分是长安大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稍微高二三十分的就是陕西大、西北大学。稀里糊涂参加完高考之后,又稀里糊涂填报了志愿,当时能参考的只有学校发的招生考试报,根本没有现在的网络预测之类的。最终读了一个压着一本线的学校,虽然不完美但是好歹也是上了一本。那时候的二本院校大致相当于今日各省的一本院校排后的,当时西安科技大学、西安工业大学这些都是二本。要知道西农大能成985,那时候真是该报西农大的,其实我骨子里挺喜欢读个农业专业的,贴地气。

造成分数线较往年大降的罪魁祸首就是数学试卷太难了,听说是数学试卷被偷换的临时备用卷,不过那时候并不知道。我平时我考个120分还是不费事的,谁知道考场上答完选择题就慌了,填空题就会一个空,大题答的是一塌糊涂,气得我在一道大题答窜了,用长达几十厘米的箭头直接标记上,不知道判卷老师给我分没,最终数学得了104分(选择题没错得了60),意味着本该是得分主力的非选择题我连一半分都没拿到(得了44分)。我们班平时数学稳稳都能上100分的几位好友最高的才得了73分,真是答完就想哭。

高考真是不易,填报志愿更是不易,不过现在这一切都公平多了,出分后填报平行志愿真的是科技的力量改变一切。希望疫情早日结束,还高三学子一个冲刺的机会!估计都在家里坐不住了。